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谚语 >

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教材编写中的文化导入

时间:2018-10-18 12:14 点击:
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教材编写中的文化导入在外语教学中进行听、说、读、写、译基本功训练的同时,也要将对象国的文化教育贯穿其始终,这在教育界与学术界已达成

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教材编写中的文化导入

在外语教学中进行听、说、读、写、译基本功训练的同时,也要将对象国的文化教育贯穿其始终,这在教育界与学术界已达成共识。

不论如何界定文化,语言始终是文化的一部分,而文化则始终是语言的生命,是语言的根本,剔除了文化内涵的语言是没有生命力的语言。我认为,我们可以借用中国传统医学有关气血的理论,来阐述语言与文化的关系。中医气血理论认为: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血是一体的,语言与文化也是一体的,不可分割的;气是血的动力,无气则血不动;血是气的载体,无血则气无存。文化就如同气血概念中的气,是语言的活力与动力所在,脱离了文化,语言就没有了生命;语言就如同气血概念中的血,是文化的载体,文化的寄托物。鉴于对语言与文化关系的这种认识,我认为学生必须在文化概念的引领下学习外语,两者不能脱节,不可有先掌握语言,再学习文化的错误想法。


一、基础阶段阿拉伯语精读教材在外语教学中的重要性

精读课作为基础阶段外语专业课中课时多、信息量大的一门主干课程,作为培养学生语言基本功和语言交际能力的综合课程,是其它课程设计和安排的参照,负有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和培养学生跨文化交际意识的双重使命。

为基础阶段精读课设计的精读教材是学生学习外语的主要工具,是语言输入的重要来源。随着网络的普及,外语学习者获取语言素材的手段变得多种多样。但基础阶段的学生,特别是一年级的学生,由于受外语水平的制约,很难找到除精读教材外,适合于他们水平的素材,精读教材的作用也因此显得尤为重要。

根据《高等学校阿拉伯语专业基础阶段教学大纲》的要求,阿拉伯语专业基础阶段的教学目的是对学生进行语言熟巧和技能的全面训练;培养学生用阿拉伯语进行交际的初步能力;使学生对阿拉伯国家的文化及国情有初步的了解。[1]大纲为基础阶段编写教材、组织教学、评估教学质量提供了依据。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课教材的编写也是在大纲的宏观指导下进行的。

“教材是教学的主要依据,是阐述教学内容的专用书籍,是教学大纲的具体化。教材建设是课程建设的核心,是进行教学工作,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保证。”[2]对教材的这一界定,说明教材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习效果。好的教材能全面、准确地体现教学要求,即使教师授课中有某些不足,学生通过自学也容易加以弥补。一部好的教材,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保证。

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的学生,对教材的依赖性很大,教材的质量直接决定了学生的基本语言知识结构和基本词汇。

由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国少华教授主持编写的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课教材《新编阿拉伯语》1~4册,已入选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立项,自出版以来,即以题材新颖、结构合理、实用性强、时代性突出、文化内涵丰富、图文并茂而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好评,至今已数次印刷。


二、为什么要在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教材中导入文化内涵

文化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从广义上说,文化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是人类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外语教学中的文化多指狭义的文化,19世纪英国人类学家泰勒在《原始文化》一书中,给文化下了一个比较经典的定义:“文化是一个复合体,其中包括知识、信仰、艺术、法律、道德、风俗以及人作为社会成员而获得的任何其他能力和习惯。”[3]语言是一种社会交际的工具和手段,交际的过程是人们运用语言知识和社会文化知识传递信息的过程,所以学习语言与了解语言所反映的文化背景知识是分不开的。早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语言学家萨丕尔在《语言论》一书中就指出:“语言有一个环境,它不能脱离文化而存在,不能脱离社会继承下来的传统和信念”。[4]这是对语言与文化的密切关系作出的精辟概括。

外语教学很重要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交际能力。要想做到外语运用得体、恰当,起到预想的功能,就必须通晓目标语相关的文化。不了解目标语相关的语用规律、民族习俗、心理观念、文化背景和词语内涵,即使语音、语调和语法再好也难以进行有效交际。

现代外语教学中,文化干扰是公认的教学“难题”之一,有人甚至认为它比不理解更为可怕[5]。由于受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影响,长期以来我国的大学外语教学主要采用“听说法”和“语法—翻译法”,让学生反复练习某种语言结构,如句型等来达到掌握语言的目的。重语言形式,轻文化导入及跨文化意识的培养是我国外语教学,特别是基础阶段外语教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教师往往偏重语言现象而忽视文化知识,往往下大功夫帮助学生解决外语学习中遇到的语言问题,而忽视语言的载体功能。    

培养学生的跨文化交际能力已成为大学外语教学中亟待重视的问题。这种能力除包括正确运用语言的能力外,还包括对文化差异的敏感性、宽容性以及处理文化差异的灵活性能力。要达到这一要求,教材编写过程中,除需循序渐进、由易到难地安排材料外,还应适时、适度地导入相关的文化知识。

北京外国语大学胡文仲教授在《跨文化交际学概论》中提到“只注意形式,而不注意语言的内涵是学不好外语的。”[6]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现象,它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者紧密相连、不可分割。语言和文化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关系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进行交际时表现得尤为明显,要真正掌握一种语言就必须了解这种语言的特定社会背景,否则就谈不上真正掌握语言。

精读课作为基础阶段的核心课程,对培养学生的跨文化意识责无旁贷。


三、阿拉伯语基础阶段精读教材中应导入哪些文化内涵

外语基础阶段教学中应导入哪些文化内涵是个颇有争议的话题。有些学者主张将外语教学过程中的文化教学内容分为交际文化和知识文化两类;另一些学者主张将其划分为文化行为项目和文化心理项目两大类;还有些学者主张将文化导入分为词语文化和话语文化两大类;还有些学者主张将外语教学中的文化内容概括为语构文化、语义文化和语用文化三大类。最后一种分类揭示了文化内容中的层级关系,对我们认识文化的内涵、在具体的语言教学中用不同方法处理不同的文化因素有较直接的帮助。所以我主张基础阶段阿拉伯语精读课教材编写中应导入语构文化、语义文化和语用文化三种。

语构文化指的是语言在结构本体中所包含和显示的文化特点。母语与目标语间语音、构词、基本句子结构、语序等的差异都能体现语构文化的差异。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