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激励人的话 >

巴菲特:不希望富国银行进行这种错误的激励

时间:2018-11-05 15:41 点击:
巴菲特:不希望富国银行进行这种错误的激励,富国银行 巴菲特 美国 华尔街 伯克希尔·哈撒韦

网易财经5月5日讯 美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巴菲特股东大会网易财经全程直击。在本次会议上,一位股东问:=什么时候换掉富国银行这艘“漏水的船”。

巴菲特:富国银行这家公司也证明了他们这种所谓的激励机制,这种激励机制是错误的,这样一种现象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他们之后是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去做的,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做的怎么样。但是我想强调,如果我们去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富国银行他们有一个这样的激励,激励人去做一些比较疯狂的事情,是我们想去制止的。

以下为问答实录:

Andrew:这个公司来自芝加哥,今天可能也在现场,他说你们提到最有意思的一点,在长期漏水的船上,会不会考虑换到另外一个船,而不是坚持在这个船上。现在就有这种丑闻,他们会虚开汽车保险的帐户,而且也不断的错过这种截止日期,也不断的收取更多的费用。现在联邦储备已经对他们展开了惩罚,不准他们去扩充资产规模。并且也为他们这种失职行为进行乘法。如果富国银行是这种长期漏水的船,你觉得伯克希尔·哈撒韦什么时候开始换船呢?

沃伦·巴菲特:富国银行这家公司,也证明了他们的这种所谓的激励机制是比较错的,这样的现象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是他们之后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去做的,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做的,是怎么样的做的。但是如果我们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富国银行有这样的激励系统,激励人去做一个比较疯狂的事情,是我们想去制止的。在伯克希尔,有时候人们做事情做得不好,我们其实是知道的,我们不希望有33700人,都希望他们做的像富兰克林这样的楷模一样好,我也不知道说在我们讲话的期间他们已经犯错了,我们不希望进行这种错误的激励。

如果说我们找到了发生的问题,必须要马上开始进行纠正,这是最关键的。富国银行没有这么做,这是一个最大的错误。另外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我们的投资,很多人也会犯下错误,我们买了美国运通是在1964年时买的,因为那时候他们说美国运通是我们没有想到的那种公司,所以有人做错了。另外我们也投资了在GEICO保险公司,一半的GEICO是我们买了,花了4000万,有人在营收方面也做了一些方面,其实他们的准备金是不够的。GEICO在1976年的时候也造成最大的痛苦,但是我们把这些事情都解决了,所以美国运通的事情最后还是解决了,我们来运作。事实上一些大的机构本身都有问题的,金融机构,一些庞大的银行不管怎么样,在一时或者其他的很多次情况都会发生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富国银行,在我们金融的组织以及投资的立场来看,他们中间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有一些没有办法体现的收入,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因为这样的情况而造成的事实,我觉得这些投资是OK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在对错误进行纠正了,比如说所罗门也有这样的问题,还有其他公司也是如此,这个事情一定会发生的,你会想办法减少它的杀伤力。所以我想今天已经承认错误了,这就能够及时解决,我们必须要马上开始做,所以这个事情已经是我一辈子在做的一些工作,已经能够把让人不愉快的问题解决,但是有的时候这些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但是我想总会能够做好的,很明显的,到底实际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每一个组织里面不时的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动作,富国银行我想在继续运作的前提下,除了这次问题之外,还是一个在经营方面可以接受的公司,美国运通以及GEICO都成了非常坚实的公司。

查理·芒格:我同意你的说法,富国银行以后在继续推进的时候,会成为更好的金融机构,当然它有一些实力还没有被发掘出来。哈维经理已经证实了他们的行为,我们都已经看到了。很明显,这个错误发生了,而且他们已经被非常严厉的指责,而且他们也觉得非常的羞耻,这个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但是我们现在讲,以后哪个银行他们的行为或者表现是最好的,我还是会讲富国银行。

沃伦·巴菲特::我现在有一份《纽约时报》,这个是1942年的,你如果翻番中间不同的栏目,这些是女士的,这些是男士的,不同的版本,纽约时报原来就是这样子很多人会犯错,这中间犯错的人有的是女的,有的是男的,那你现在再讲说,如果把男性、女性的平均一下,今天做的广告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其实都是非常平均的,这个世界上我们常常犯了无知的错误,GEICO我们早期也犯了一些错误,我们忽视了它。设立真正适当的准备金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会造成日后的损失。有些人说让华尔街更青睐,所以才做了这些东西,现在,GEICO的公司大概有13%的,所有的家家户户都是他的客户,所以他变得很不错了,非常坚实了,所以当时是比较严峻的情况,而且当时这个公司几乎要破产了。当然我想这跟富国银行来讲,当然不能够赞同这些,我们知道他们是抓住了我们社会的尾巴在进行,所以这些事情是不能再发生的。美国运通在64年的时候做了其他的工作,那个时候美国准备把这个公司砍了,变成将要沉默的公司了。我记得他们那个时候在64年的时候在新泽西开了一个会,所以有很多的丑闻,很多的人在问说,今天他们的审计官审计的领导是不是能出来讲讲话,然后那个人出来了。有人问,去年给了你多少薪水,他给了一个答案。他说如果我们今天要保你出来,还要多付你多少钱呢?所以一些小的运营商的问题,也许他在酒吧里听到一些话,发觉这些事发生了错误,在一些并购来讲,我们可以有很好的一些公司,他们犯了错我们解决了,我想这些不高兴的事情绝对会慢慢理清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也这样的事情,我们有时候也会拖拖拉拉的,当然查理是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胡崇源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