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鬼怪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制造惊悚18年 常年被问候:恨透你了(图)

时间:2019-02-24 02:07 点击:
恐怖元素,现实的另类投射 每年,在全国的初中三年级中选出一个纪律和成绩最差的班级,人们将全班学生送往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他们自相残杀。在规定时间内,学生们必须杀戮到只剩最后一个,否则所有生还者都将被杀。 这段话描述的是一部名为《大逃杀》的日

恐怖元素,现实的另类投射

  每年,在全国的初中三年级中选出一个纪律和成绩最差的班级,人们将全班学生送往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他们自相残杀。在规定时间内,学生们必须杀戮到只剩最后一个,否则所有生还者都将被杀。

  这段话描述的是一部名为《大逃杀》的日本恐怖片,多年后深圳都市阳光心理咨询中心的一位心理咨询师依然记得非常清楚。他在高中时就看过这部片子,如今以专业知识反观,他认为影片要展示的绝非单纯的恐怖,而是当失去了文明社会的秩序后,人类内心兽性的爆发。“很多恐怖片往往投射出现实社会的某些问题,以一种反常态的手法表现出真实的人性。”这位心理咨询师说。

  鬼故事中虚拟夸张的情节,大都建立在真实的细节之上。布迪曾总结整理过鬼故事的常用经典意象,有灯光幽暗的封闭空间、电梯、卫生间、夜晚没人的办公室、度假山庄等14个,有的是空间,有的是物品,也有的是人物外貌特征。“其实它们本身并没有多恐怖,但是因为这些场景、物品和你的现实生活关系太密切了,当大量恐怖作品重复它们时,就会让你产生既定的联想,它提醒你,随时都会遇到。”布迪说。

  “这些经年累月形成的经典意象,也成为眼前的现实与隐藏的现实之间的双面镜,隐晦地反映出社会问题。”吉林大学文学院博士洪潇楠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华语恐怖电影的叙事场景就增加了办公大楼。“这里白天总是人声鼎沸,可晚上却相对陌生。空旷的办公区、停车场、电梯和天台,仿佛都潜伏着伺机而动的鬼怪。”洪潇楠说,这种日与夜、熟悉与陌生的落差,容易使观众产生孤独的错觉。而最让人感到恐惧的是,在《凶榜》《office有鬼》等影片中,无论晚上曾发生过多么惊悚的故事,办公大楼在第二天总会一切如常,职场精英们依旧忙忙碌碌。“这不仅喻示社会经济发展的车轮永不停息,也投射出人与人之间的冷漠、隔阂、缺失信任等城市孤独病。”洪潇楠说,而这种城市孤独症候,还曾借助卫生间的镜子、闹市中的住宅等意象在影片《异度空间》《蔷薇红莲》《三更之回家》中投射出来。

  还有一些鬼故事承载着正能量,带给观众一丝温情。下半年上线的网络剧《灵魂摆渡》第二季,将故事背景设定在了抗日战争时期,展现出人对侵略的抗争,对自由、对家园的热爱。编剧小吉祥天透露“非常正能量”。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连山分析,志怪类小说早在我国魏晋时期就已全面形成,并且诞生了大量作品,成为一个独特的文学类别。借志怪作品实现道德教化,也一直是这个文学类别的社会功能之一。当代鬼故事和口头传说的兴盛,延续了这个文学传统,具有一定的正面意义,而且这也是社会开放和包容的表现。如果对其压制,反而会刺激一些不健康内容的地下传播。不过,他特别强调,“应该控制鬼故事的传播范围。比如在文化产品上添加‘儿童不宜’等警示标识,避免年龄太小、辨别力差的孩子看到这些东西,在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

  市场

  鬼魅的消费潜力巨大

  志怪故事产品正是因为不断挑逗、挖掘、满足受众的恐惧快感和心理需求,激发了人们消费“鬼”的欲望。

  去年公映的惊悚电影《京城81号》是国产惊悚片中票房最高的大电影了,在它上映前7个月,出品方就围绕“故事发生地为‘京城四大鬼宅’之首”而大做文章,引导观众相信,这个故事就发生在真实存在的北京朝内大街81号的老宅院里。“强调真实性是中国当代城市恐怖传说的主要特点。”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研究鬼故事多年的陈冠豪分析,带有强烈真实性的恐怖传说,更能营造出一种在身边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令人措手不及的恐惧感。在商业运作上强调故事的“真实性”显然非常有效。

  出品方又与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的10家密室合作,将这些密室的前厅改造为《京城81号》电影中老宅大堂的样式。“连墙壁上的壁纸都和影片中的一模一样。”出品方、恒业电影宣传副总监廖文斌说,这让潜在观众提前体会到了影片恐怖感。此外,出品方还与百家密室合作,张贴电影海报,赠送电影票,让本来就容易产生勾连的“密室”与“凶宅”,形成一对固定搭配的恐怖暗示。

  果然,影片上映后密室逃脱游戏大热,片方还与连锁品牌“无间密室”合作,推出环境、机关、氛围、环节等都紧扣《京城81号》的主题密室。出品方甚至打算未来在三里屯太古里建一座“京城81号”体验式鬼屋,让消费者可以没完没了、多角度、多种方式消费81号的鬼魅故事。

  而这种基于一个优质内容展开的既深且广的商业开发,如今有个时髦词汇来形容——IP生态。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意为知识产权,说白了就是内容,优质IP可以等同于好的故事和角色,也是优质文化产品的基础。

  正是因为意识到鬼故事是亚文化题材中开发尚不充足的类别,且具有巨大的IP价值,视频播放平台、影视制作与发行、电商平台等,现在都忙于为同一个IP提供各种形态的转换。《盗墓笔记》就在文本之外有了同名网络剧、同名主题密室、同名舞台剧,以及同名游戏;同样,《鬼吹灯》也在文本之外演变出电影、舞台剧。据悉,还有些故事正在谋划推出漫画,进而开发代表性的衍生品。

  可以说,从游戏、文学、动漫、再到影视,一个围绕志怪故事交织构成的知识产权新生态,正在挖掘着鬼魅的消费潜力。

  人物

  张震制造惊悚18年

  “张震?讲鬼故事那个?他不是被自己讲的故事吓死了吗?”五月下旬的一天,深夜10时,沈阳街头,出租车司机听到记者提起这个名字时,下意识地回问了一句。身为本土第一个有声恐怖故事品牌“张震讲故事”的创立者,张震似乎在公开场合露面太少了,以致于这条传闻肆无忌惮地传了十年。

  “这可能表达了人们的一种期待吧,觉着你是干这个的,你被自己的鬼故事吓死就像战士牺牲在战场上,是悲壮的死法。”说这话时,这个娃娃脸、满头自来卷、皮肤黝黑的大男生,脸上带着轻描淡写的微笑。张震略显可爱的外貌实在难和恐怖二字联系起来,可十几分钟后,他善于营造惊悚气氛的习惯就不自觉地流露了出来。“商场里人群熙攘,边上的一个安全门平常都是关着的,可今天,它忽然开了一道缝。”很平常的一句话,被电台主持人出身的张震以一种抑扬顿挫的语调说出来,竟令听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其实他只是想举个例子,解释自己干上这一行,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捕捉常态生活里的变化,他总是猜想这些细微变化可能的原因和可能导致的结果,从而得到鬼故事的灵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